男子背着夏浩向五楼走廊尽头跑去

发布时间:2019-12-31 06:26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电影剧本作者:老白 镜头淡入 烈日当空,炙热的气浪在地表流动,在这一望无际的沙漠上,大大小小的沙丘,相连着通向远方。沙丘边上,沙子正在逐渐掩埋着一件有些破烂的黑色衣服。前面不远处,一部小手机已经被风沙所覆盖大半。无边无际的沙漠中,一个身影逐渐走近。汗液不断地从他的额头流淌下来,他一只手不时地擦拭着汗水,一双占满沙粒的鞋踩出一个个深浅不一的脚印,不停地向前迈进。01 精神病医院 夜 内 一个男子的面孔,呆呆的对着镜头。医生:先生,您怎么了?男医生用手在男子面前摆了摆,男子被拉回过神来,对着医生微微笑着。男子:我弟弟他现在怎么样了?医生:你说你是病人的弟弟,却一直拿不出户籍的证明,况且你弟弟的病情很重,一直昏迷,我们医院不能就这样让你把他带走了。男子看了看屋内,从衣兜里拿出一捆钞票,将钞票从桌子上推出,钱滑到了男医生的面前。男子:那您就通融通融,告诉我他住在哪里,我只是想看看他。男医生猥琐的笑了,他趁着周围护士不注意,赶快拿着那沓钞票,放到了抽屉里。男医生:我们这个医院里啊,偶尔会有病人走丢,我们也很头疼,你懂的吧。作为医院,作为家属,都不容易啊。男子:那我还不知道我哥哥在那个病房呢。医生:哦,他在五楼510,你快去看他。02 医院走廊 夜 内男子退出了诊室外,警惕地观察着有些陈旧的楼道,来到楼梯口,向上看了看,见没有异样,就沿着楼梯上去了。03 医院走廊 夜 内上了五楼,男子快速寻找着510病房,顺着南侧一排,依次数过,终于看见了510病房。但他却发现病房的门上有一把特殊的门禁锁。来不及多想,男子从衣兜取出一把钥匙,尝试着插到锁扣里,使劲的扭开了门禁。04 病房 夜 内男子推门而入,一眼就看到了被绑在钢制病床上的夏浩,男子迅速关上房门,来到夏浩床前。夏浩被绑在床上,嘴上绑着布条,四肢被绳子困在床的四脚上,胳膊上还插着针头,吊瓶中液体不断的输入到他的体内。男子快速拔下针头,解下夏浩嘴上的布条。男子:快醒醒,快醒醒夏浩。夏浩的眼睛渐渐睁开,眼神中充满了无力。05 明亮的房间 日 内明亮的房间,墙上挂着风景画。床上躺着两个人,似乎是睡着了,年轻男子和一位中年女人疲惫地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,看着床上的夏浩和男子。突然,夏浩的身体猛烈的抽搐了几下,中年女人慌乱地站了起来,跑到床边看着夏浩。年轻男子也来到男子身边,检查着他的呼吸,他拿起床头上的计时器,上面的时间已经很接近二十四小时了。中年女人:我儿子他怎么了,忽然抽搐起来?年轻男子:不用担心,看样子他应该已经找到夏浩了。06 医院保卫室 夜 内五名保安坐在椅子上闲聊,桌上的电脑屏幕显示着医院里的每一处角落,警报器突然响起,非常刺耳。桌上的对讲机:五楼510,五楼510。有人私自打开门禁,保卫室的人马上前去,抓住那个人。五名保安马上抄起墙上挂着的电击棍,向五楼跑去。07 病房 夜 内 男子解开了夏浩身上的绳子,此时整个楼道里警报器都响起,男子紧张地背着稍微清醒一些的夏浩向门外跑去。08 医院走廊 夜 内男子背着夏浩刚跑出门外,楼道口的五名保安正好爬了上来,看到了男子。保安:喂,你干嘛呢,快点放下病人!男子背着夏浩向走廊的另一边跑去,五名保安径直追了过去。09 明亮的房间 日 内床上,男子的身体抖动了几下,年轻男子拿起床头的计时器,上面显示着23:58:02中年女人:怎么了?年轻男子:时间快到了,他俩怎么还不醒啊。年轻男子拿着计时器焦急地在房内走来走去。10 医院走廊 夜 内 男子背着夏浩向五楼走廊尽头跑去,那里有一扇窗户,背上的夏浩逐渐清醒了过来。夏浩:你……要干嘛?我这是在哪里啊……男子:你现在在梦里,被这里的医生注射镇定药物,沉睡了好久,我是来带你回家的。夏浩:我……在梦里?11倒在马路上,两边的汽车冒着火,头上感觉热乎乎的东西在流动,用手去擦,发现手上都是血。四周的人逐渐围了过来,看着自己。12眩晕的灯光,母亲趴在身边,嘴里似乎在喊着什么,自己却听不见,两边的医生和护士飞快推着自己。13 医院走廊 夜 内夏浩:我似乎想起点什么了,那是场车祸…..男子:别想了,我马上就带你出去。14 医院走廊 夜 内走廊尽头的病房门里,突然冲出两名男护士,拦住了男子的去路。身后的五名保安也赶到了,将男子围住。男子犹豫了一下,看到身边的另一间病房房门没锁,马上用脚踢开房门。保安:快抓住他。15 病房 夜 内 男子冲入病房,径直向窗户跑去,脚踩着暖气,用身体将玻璃撞碎,直接背着夏浩跳了下去。夏浩:你要干嘛,啊啊啊……16 医院大楼 夜 外五楼一扇窗户的玻璃碎裂,两名男子迅速向下坠落,在两人碰到地面的前一刻,两人消失了。17 明亮的房间 日 内年轻男子着急的踱步,一直看着手里的计时器,上面已经显示23:59:45.中年女人则坐在沙发上,低声地哭了起来。18 床上 日 内男子猛然从床上坐起,剧烈地咳嗽。男子:水,快给我拿杯水。一边的男子赶忙拧开早已准备好的水瓶,递给男子,并拍打着他的后背,男子大口的喝着水。中年女人:沈先生,我儿子他能醒来吗?他已经没事了,马上就会醒来。 躺着的夏浩逐渐睁开眼睛,看到了天花板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,坐了起来。夏浩:妈!一旁的中年女人听到声音,看向夏浩,发现他已经醒来了,顿时哭了出来,和夏浩相拥在一起,夏浩也抱着母亲,哭了起来。19 客厅 日 内沙发上,沈华狼吞虎咽地吃着泡面,看起来他非常饿。白江:你耗费的时间越来越久了,差一点就是到二十四个小时了。沈华抬起头,看着白江。沈华:光是找医院我就是浪费了好长时间。白江:那么长时间没出来,我还以为你也困住了呢。沈华:你放心,我有办法应对。白江:但你必须得承认,你如今的状态越来越差了,以前这样的事儿,五、六个小时你就能出来。沈华没有回复,笑着摇了摇头,继续吃着泡面。这时,母亲搀扶着夏浩走出卧室,夏浩的双腿有些颤抖,也许是多年没有下地行走的原因。夏浩母亲:沈先生,多谢你救我儿子,要不是你,他就要这样一直躺在床上度过一身了,这些钱,您收下吧。沈华示意了白江一眼,白江明白了他的意思,于是接过了那些钱。白江:做父母的都不容易,尤其是照顾一个植物人,这些年您也辛苦了,好在现在他醒来了。夏浩和母亲练练点头。沈华:那我们的活儿已经做完了,夏浩他也回来了,我们还有其他事情,就是不打扰了。白江,我们走吧。白江似乎正要说着什么,沈华推着他走出了客厅。20 屋门口 日 外沈华和白江出了房间,白江将钱递给了沈华,两人向门口的一辆黑色轿车走去。白江:这也太抠了吧,咱们救了他儿子才给这么点儿钱,我点了一下都不够三万。沈华:行了,行了,不少了。两人坐进了车里,汽车发动向前开去,黑色轿车缓缓驶入街头的车流中。21 公寓 夜 内 屋子漆黑,没有开灯。沈华坐在椅子上,眼睛紧盯着屏幕,好像在上面找着什么东西。 手机嗡嗡作响,沈华抓起电话。母亲的声音:喂,儿子啊。沈华:妈,吃晚饭了妈?今天身体怎么样了啊?母亲的声音:吃饭了,妈身体挺好的,上午给你打电话,白江说你不在,干嘛去啦啊?沈华:我出去逛了逛,手机落房间了,找我有事啊?母亲的声音:医生让我给你打电话,说是有什么事情和你说,你看我这个记性,什么事儿来着,给忘了。沈华:医生现在在身边吗?把电话给医生。:在,那我让医生和你说。刘医生,我儿子要和你说。手机那边传出一阵脚步声,紧接着是关门的声音。刘医生:喂,是沈华吧。沈华:是,我是沈华。刘医生:你母亲近这几天的病情越来越差了,颅内的肿瘤压迫着神经,已经出现了记忆衰退的症状。她吃饭也一直吐,我们现在只能给她输营养液。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怕老人身体吃不消啊,要尽快手术。

上一篇:测试结果
下一篇:没有了